*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王杰希-哨兵x方士謙-嚮導)

*時間軸大概承接《片刻永恆》後半部,但也可以獨立閱讀

===================================

  一進到他的住所,他們一起養的狗,更正,曾經一起養過的狗,一舉跳上沙發呆得安穩。

  他看著王杰希搖搖頭,先把自己的行李放下之後,挪開那條狗,從下面抽出了皺成一團的襯衫,然後沿路撿起自己的衣服、褲子、襪子,甚至是內褲,王杰希很自然的收起那些衣服。

  「洗衣機呢?」

  「在陽台,呃、你、這樣……」

  「為什麼半年過去,你的生活習慣還是這麼差?」王杰希拋下這句話,走到陽台,把衣服分類丟到洗衣機裡,然後順手把他的廚房也整理了一番。

  方士謙坐在沙發的另外一端,雪橇犬不斷把頭擠到他身上,他也只好順從的摸摸對方的頭。

  恍惚間,他覺得自己彷彿回到了在軍團的生活,方士謙是醫官,然而和一般的醫官在後援等著支援不一樣,方士謙會到前線,甚至曾經和王杰希一同並肩戰鬥過。

  然而方士謙很不會照顧自己,在前線的時候甚至身上衣服超過一個禮拜沒有洗也不介意,他總是徘徊在每個病人當中,總是被王杰希架去洗澡、吃飯,甚至吃兩口聽到病人有意外就會拋下那碗飯,然後直接奔到病房。

  最後他跟王杰希在一起的時候,也是王杰希盯著他吃飯,甚至幫他洗衣服。老實說第一次看到微草軍團總團長蹲在那邊幫他手洗內褲的畫面,那個當下是覺得相當驚恐的,不過他很快又會忘記這些事情。

  等到他離開微草之後,他幾乎就是要沒有衣服穿才會想到要洗衣服,不過他大多數的時間也都是住在醫院裡面,所以會想到的時間也極少。

  王杰希打開他的書房,眼前的書本堆起的高牆搖搖欲墜,忍不住說了:「你不怕哪天被砸死。」

  「才不會。」嘟噥著,雖然他曾經有過看書看到睡著,不小心揮了手,然後被掉下來的書砸著打個正著的記錄,「你這樣離開塔,不會不舒服嗎?」

  「那你要跟我聯結嗎?」

  方士謙一秒又萎了下去,「你可以找別人,很多人應該想跟你聯結吧?聽說帝王不是想要幫你介紹哪個名門家的小姐?」

  根據規定,帝國直屬的團員不得和帝王家、總理家連成姻緣,然而帝王和總理總是會喜歡幫他們推薦哪家的小姐不錯,這個在八卦誌上都可以看到的。

  「我以為你很清楚我不會跟她們在一起。」

  方士謙喔了一聲,整個人蜷在沙發上,不知道為什麼,他聽到王杰希這樣說有點開心,然而在下一秒他又想到自己不應該開心,畢竟他已經是「過去式」了。

  那一秒,他突然有些慶幸自己已經斷掉了他和王杰希的聯結。

  抬起眼,看著王杰希脫掉上衣,只穿著一條長褲走出自己房間的畫面,想要伸手擋卻又覺得這樣的動作太過矯情。

  望著對方精壯的背影,王杰希的背上也是傷痕斑斑,雖然很多疤痕已經淡了,然而有一道從右肩蔓延到左邊腰上的傷口,方士謙總覺得那道疤似乎將會一直停留在對方身上。

  如同他左邊肩脥上的三個彈孔疤痕一樣。

  從開始到結束,過了多少個時日呢?為什麼看到王杰希的時候回憶就會一同湧上來。

  他突然覺得有些疲憊了起來,其實在這些日子,他有時候也是會在睡夢底看到他和王杰希的過往,永遠忘不了對方第一次呼喊他的聲音。

  那一年,方士謙十八歲,第一次軍團附屬的醫院實習,那時候的他還很熱血,只想要看到所有病人痊癒。

  他們的軍團當時從一批藥引派救回來的孩子們,有天生完整哨兵和天生完整嚮導,藥引派是一群被帝國放逐的人,他們在境外成裡屬於自己的堡壘,而他們的中心思想就是只要豢養天生完整哨兵或天生完整嚮導,並且吞食其血肉,就可以得到相同的力量。

  所以他們會從人肉販子手上買來哨兵或嚮導的小孩,有些人是當寵物一樣養、有些人則是當成性奴、有些人只是狎玩這些孩子,然後等到他們到一定年紀之後再殺了他們。

  當他們救回一批孩子的時候,他們身上都是傷痕斑斑、營養不良,甚至有些孩子都快忘記自己是怎麼用兩條腿站立,方士謙和一群前輩先是緊急處理他們身上的創傷,之後再轉交相關單位協助心理治療。

  當他們忙完的時候,方士謙巡完房,他確認了其中一個男孩沒有發燒,準備要離開的時候,袖子被揪住了。

  那個男孩背上的傷口太大了,中度一度發生流血過度而休克,對這個男孩會印象很深是因為他們還是同血型的,方士謙甚至捐出自己不少的血給他。

  而現在,那個男孩趴在床上,手緊緊揪著他的袖口,艱難的開口說話。

  「醫生、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死……」

  「開什麼玩笑,你是我的病人。」方士謙差點沒跳起來吶喊我花了那麼多血結果你想去死?搞個毛線啊你!但他還是秉著他是個醫生的態度面對這個問題:「在你痊癒之前,我不會放棄你、也不會離開你,所以,你絕對不可以放棄自己。」

  那個孩子沉默的放下自己的手,低低的說了聲謝謝,因為他的左眼受到撞擊也被包得緊緊的,他看見對方閉上右眼睡下。

  雖然他後來才知道其實當時對方也已經十四歲了,只是營養不良身形還是像個孩子一樣,所以方士謙還是習慣當他是個孩子,直到他被其他單位接走的那一天,他才知道這個孩子的名字。

  「我的名字叫作王杰希,方醫生。」離去前,男孩對他鞠躬並如此說著,方士謙只是笑笑的說:「說好了,傷口痊癒之前,你都是我的病人。」

  當時的方士謙,一直以為那是最後一次見面。

<<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01 | 主頁 | [王方][哨兵嚮導]再見-01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