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王杰希-哨兵x方士謙-嚮導)

*時間軸大概承接《片刻永恆》後半部,但也可以獨立閱讀

===================================   方士謙醒來,發現自己又夢到以前的事情,他揉揉眼睛。轉過頭發現到旁邊躺著一個人,而且背影就跟王杰希一樣,整個人癡呆了幾秒,先輕手輕腳的下床,然後一溜煙的跑到浴室。

  為什麼王杰希在他的床上?他們昨天應該沒有上床吧?他屁股沒有感覺啊!陷入某種混亂的方士謙驚恐的站在小小的浴室裡面,然後雪橇犬跟到浴室裡面,坐在旁邊看著牠久違見面的主人,吐舌喘氣。

  洗把臉,他看著旁邊還在搖晃尾巴的雪橇狗,「慘了我家沒有你的食物。」
方士謙最後換上外出服,自己躡手躡腳的走到外面。先去吃了早餐,然後去超市買狗糧,然後再去挑選了幾項哨兵可以食用的東西,畢竟哨兵可以吃下的東西相當少,方士謙也不吝嗇的就買了好幾樣──反正要煮什麼是王杰希會決定的事情,他只要負責買和提回去就好了。

  他拎著兩大袋的東西,緩慢的走回自己家中,街道的氣氛相當熱鬧,畢竟今天是慶典的最後一天,然而他其實沒有這麼喜歡慶典,因為在慶典當中會有很多滋事而產生的傷者,若是留在醫院也沒有多悠閒。

  一回到家,他就看到一個男人坐在沙發上,雪橇犬的頭就擱在那個人的膝蓋上。

  「你有要去遛狗嗎?」

  「你可以出去嗎?」方士謙說出這句話的下一秒,想要咬爛自己的舌頭。他不會傻到擔心王杰希走在路上會不會被認出來,而是擔心在遠離嚮導的聯結範圍之下,他的情緒聯結會不會不穩定。

  「你要一起去嗎?」王杰希沒有正面回應,只是拋下這句話,方士謙只好放下東西後陪著對方牽著狗一起出門。

  兩個人併肩走著,方士謙家的旁邊有個小公園,因為大多數的人都去參加祭典了,顯得這裡更加寥寥少數。

  「最近……」有些忖度著,他還是開口:「那些事情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你很在意?」王杰希有些意外的問著,「是因為江波濤嗎?」

  他知道方士謙在那場攻堅的最後救下了輪迴的江波濤,但很意外方士謙對這件事情意外上心。

  「他是我的病人,我可不希望他哪天又奄奄一息被送來。」方士謙低低的說著,看著王杰希沒有說話也沒有情緒波動的臉,他忍不住推了推對方,「幹嘛?你討厭他喔?」

  「我以為你對痊癒的人都不會放在心上。」

  方士謙安靜了,他看著走在前頭的雪橇犬,想起了那一次見到王杰希的時候。

  他在過沒多久從急救醫官退下,加入了微草軍團,依然當著醫官,當時因為他的精神力穩定又強大,大多數軍團具有分量和戰鬥力哨兵都交到他手上。

  那時候藥引派的行為越來越猖獗,加上當時參予哨兵計畫的黨羽還未完全清除完畢,微草軍團想出了一個方式,將幾個哨兵派進去當作臥底,後續會將消息和根據地傳送到軍團當中。然而因為當時他們尚未對哨兵計畫的背後主使熟悉,所以一部份人員就暴露了身分,當時他們要去攻堅搶救那個人的時候,團員已經被殺害。

  方士謙一面忍受著聯結斷裂那種被撕扯的痛苦,一面指揮著各團人員撤退,雖然不是結合的精神聯結,然而他們在臨死前所受到的痛苦也會傳到他的精神洪流裡頭,一個又一個折磨著他的精神。

  他卻捨不得將這些完全割斷,方士謙擁有的能力是可以切斷自己和哨兵身上的聯結,甚至是接觸過的哨兵和嚮導,他可以將雙方的聯結切斷,然而他在當下卻沒有選擇拋棄那些哨兵。

  回到塔中,他開始發燒,由其他醫官診斷之後確認是精神過熱,在危急的情況之下,只能先自行幫他選擇了聯結的哨兵協助穩定他的精神情緒。

  當方士謙昏睡了一天一夜他醒來,感覺到自己的精神聯結已經穩定下來,他看著站在床頭的雪鶚,有點茫然的眨眨眼,雪鶚啼叫一聲往外飛,門被打開,他停在那個人的肩膀上。

  「啊你醒啦?這是我們新的小隊長,王杰希。」團長介紹著,他只覺得自己的頭還在隱隱作痛,方士謙只嗯了聲表示自己聽到了,「也是你新的聯結哨兵。」

  聽到這句話,他才抬眼看了王杰希,他勉強扯出笑容跟對方打招呼。

  那是他們第二次見面,然而他當時完全沒有意識到。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 [王方][哨兵嚮導]再見-04(R18) | 主頁 |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03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