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波濤-嚮導x周澤楷-哨兵)

*因劇情需要會有自創角,若有不適,閱讀時請留意~

===================================
  江波濤後來有些渾渾噩噩的跟著吳啟走到自己接下來需要住進的房間裡,看著裡面兩張床。

  「我以為你們很重視個人隱私。」

  「不過我們也很注意精神聯結和穩定性。」吳啟笑笑的說,跟江波濤介紹著房間內的配置。

  輪迴的塔內房間是兩人一間,裡面一套衛浴設備,「這樣才不會大家一直在浴室裡丟肥皂。」

  江波濤有些震撼的看著吳啟,吳啟大笑著解釋以前的塔內衛浴設備是共用的,有一次杜明踩到呂泊遠不小心掉下的肥皂,然後一個往後滑,正當他要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時,杜明發揮了求生的本能……

  「結果呢?」江波濤笑著問。

  「然後隊長剛好經過,他不小心扯到隊長圍著浴巾,這不打緊,他還往隊長那裡抓了一把。」吳啟一講完,兩個同為男性的人抖了抖,那種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更何況是五官特別敏銳的哨兵。

  「隔天隊長用最快速的方式要求進行裝修,連總理都被嚇壞了哈哈……」

  輪迴的樓有兩棟,一棟是用來休息的塔,裡面就是房間、食堂、健身房和交誼廳,另外一棟是用來訓練的樓,包含實驗室、武器室、射擊室、搏擊室……等等,用來訓練的樓並沒有像塔一般對於外來有完整的屏障,一方面也是訓練哨兵和嚮導的承受力。

  「具我們所知,你是從嚮導專門學校畢業的,相信這些課程不會太難。」吳啟從口袋拿出一張折得小小的A4紙張,江波濤快速閱覽一下,不外乎是真對體能、射擊和精神力培養的課程。

  「……請問用餐禮儀、衣著禮儀和舞蹈是?」

  「呃、我們是特務系統的隊伍,你知道的。」吳啟尷尬的笑著,「必要時我們都需要出席一些重點活動,例如就職宴會或帝王壽宴之類的,不會跳舞可能有些尷尬。」

  江波濤揉了揉有點隱隱作疼的額角,因為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吳啟帶著江波濤一起去吃飯。

  在食堂裡已經坐好杜明和方明華,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坐了過去,方明華一邊話家常詢問還可以適應嗎之類的,杜明因為不太熟就不太主動開口,此時周澤楷和呂泊遠走了進來。

  呂泊遠先坐在吳啟身邊,周澤楷則是看了江波濤一眼,似乎是在確認對方不介意之後才坐在江波濤的身旁。

  「對了,小江你是哪一屆畢業的?」

  「我跟許斌是同一屆的。」

  「喔喔,許斌啊,那你認識那個……」

  男人最常開啟的話題就是話從前,江波濤和大家聊著天,看著周澤楷一個人在旁邊默默的吃飯,忍不住開口:「隊長呢?隊長是從哨兵專門學校畢業的嗎?」

  周澤楷頓了頓,緩緩的點點頭。

  「那在學校跟誰有比較好嗎?雖然我也不知道認不認識。」

  周澤楷像是思考很久,「吳羽策。」

  「吳羽策目前是在虛空擔任副隊長。」呂泊遠補上了一句,江波濤才知道吳羽策是何方神聖,虛空是個很神秘的小型傭兵團體,專門接得認識多數為暗殺或間諜類型的任務。

  一群人吃飽飯之後,大家也各自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方明華先讓江波濤回到房間休息。

  「明天早上開始訓練,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一個人回到房間,坐在床上還在想著現在要做什麼的時候,有個人也走了進來。

  「隊長?」

  周澤楷微微皺起眉頭,先把手上的手機交給對方,然後把手上的兩、三個大紙袋交給對方。

  「這是?」

  「必須穿的。」周澤楷說著,江波濤低頭一看,應該是一些隊服和幾件西裝。

  「謝謝了,還讓你特別拿來我的房間。」

  周澤楷歪了歪頭,有些不解。

  「嗯?難道我走錯房間了?」

  搖搖頭,指著另外一張床,「我的。」

  「這樣會不會很危險?」這是江波濤思考幾秒之後才理出的結論。

  「危險?」

  「孤單的哨兵和嚮導住在一起,就跟小說一樣不是會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

  周澤楷愣了愣,認真思考著江波濤所說的奇怪的事情是什麼,然後他的臉莫名紅了起來。

  ……江波濤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

  坐在床上用著新的手機,他會記得的也只有幾支比較重要的電話,但是那些已經是比較少會打到,他打算跟周澤楷要手機號碼並且輸入進去。

  「我說隊長……」

  「不好。」

  「我什麼話都還沒有說。」

  周澤楷又安靜了幾秒之後才開口:「稱呼。」

  「隊長?」

  周澤楷搖搖頭。

  「小周?」

  點點頭,對於這個稱呼感到比較滿意。

  「好吧,我知道了……隊長。」

  看著周澤楷原本相當滿意卻下一秒垮下來的臉,江波濤忍不住笑了。同時間,雪狐從江波濤身後探出頭,然後走到周澤楷身邊坐下,漆黑的眼睛盯著那個人看著。

  「你要改名啦。」江波濤撐著臉頰看著一人一狐。周澤楷掌心向上的伸出手,雪狐將自己的前掌放在對方的手掌上,周澤楷握了握表示請多多指教的畫面讓江波濤忍不住笑倒在床上。

  雪狐回到他的身邊,略有不滿的用腳掌推著那具笑到在顫抖的身體,江波濤躺下,看著雪狐不滿的臉又笑了出來,「沒辦法,小周比較重要。」

  兩個人又回到當時酒吧的狀況,江波濤邊說著他搬家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周澤楷邊聽邊表達他們隔天要去找人的時候,江波濤就已經離開了,且在知道對方下一個目標時,他們都鬆了一口氣,因為這個目標也是他們正在監督的目標之一。

  「所以這是面試嗎?」

  「……不知道。」周澤楷誠實的回答,「方喜歡。」

  「那你呢?小周?」

  「我?」


  「嗯,你當時是希望我加入的嗎?」江波濤趴在床上,雙腳前後晃來晃去,雪狐趴在旁邊,尾巴也晃來晃去的,整個畫面就像兩隻狐狸一樣,周澤楷第一次感受到精神體和本人如此神似。

  「很希望。」周澤楷認真的說著,「一定要。」

  「小周這麼看重我呀。」江波濤的玩心大起,他搔搔自己的鼻尖,「那我更應該要換房間了。」

  周澤楷歪頭,不太懂為什麼對方突然這麼說起。

  「我覺得這樣下去一定會發生很危險的事情。」江波濤認真的說著,但表情在下一秒有些碎裂,因為雪豹從周澤楷身後走出來的那一秒,他身邊還很淡定的雪狐就很不淡定的撲上去了。

  你這胳臂往外伸的東西,虧我對你這麼好。

  江波濤憤恨的想著,然而雪狐只是無辜的看了他一眼,就開始窩在人家的身上。

  「酒吧。」周澤楷頓了頓,耳尖紅了起來,「是你……」

  「停停停,說好不提當天的事情。」

  周澤楷還從他自己的衣櫥拿出一件第二顆和第三顆釦子已經不見的襯衫,那件跟他們在酒吧最後一天時,周澤楷身上穿的衣服,江波濤當然知道對方釦子不見的原因,「這種東西就丟了唄。」

  聽到對方只是笑笑的說了聲不之後又把襯衫收回去,江波濤只好躺在床上裝死。周澤楷低低的笑聲傳來,一個滾身,他決定用棉被把自己捲成毛毛蟲一般的趴在床上。

<< [王方][哨兵嚮導]再見-03 | 主頁 |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02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