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波濤-嚮導x周澤楷-哨兵)

*因劇情需要會有自創角,若有不適,閱讀時請留意~

===================================
  他攤開手掌,一隻小小的手在手掌寫了一個字,他跟著念出口。
  「周──」


  江波濤是被門鈴吵醒的,他茫然的看著自己家的門。

  外頭不是哨兵,他可以感覺到。

  大概是鄰居好奇來串門子吧,然而他還是沒有把門鍊拉開,只是開了縫,露出自己的臉。

  「你好,你是今天搬進來的住戶嗎?」一名清秀的男子微笑著說,揚了揚手上的塑膠袋,「我是住對門的,不小心煮太多了。」

  「等我一下喔。」江波濤把門關起來,把門鍊取開之後再次打開門,接下對方手上的塑膠袋,看起來是白飯和滷肉,正散發著香氣和熱氣,「啊啊真是謝謝你,我正愁著不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好吃的呢。」

  「下次我可以帶你一同去。」

  「好的,是說現在還不知道兄弟大名啊。」江波濤也笑著回話,「我是江波濤。」

  對方笑笑的,「我叫作呂泊遠,你好。」

  江波濤快速的跟附近的鄰居搭起友誼的橋樑,例如樓上的寡婦、住寡婦隔壁的大學生,以及隔壁的呂泊遠。

  聊過之後才知道呂泊遠是大學的學生,因為距離學校比較近所以租了這理,另外還有一個室友叫作杜明,不過杜明因為是學藝術的,大多時間都是待在學校的工作室裡,目前江波濤還沒見過對方。

  不得不說江波濤真的覺得跟呂泊遠很投緣,而且對方每次分享的晚餐都相當好吃。

  他們會帶著晚餐一起到樓上,跟那位寡婦一起吃晚餐,然後三個人聊天到晚上八、九點之後再各自回家。

  江波濤原本躺在床上按手機,忽然猛地爬起身,他小心翼翼的打開門,在盡量不發出聲響的狀況下向上走,他可以看到那位寡婦和一個男人正拉拉扯扯的。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江波濤疑惑的問著,男人發現現場有第三者,似乎有些尷尬,罵了一聲髒話之後揮開寡婦的手,一路路咧咧罵罵的往下,江波濤沒有多看寡婦一眼,只是往下跑去,拉住對方。

  「你要幹嘛?」

  「外星人來了。」

  「你神經病……」看著那男人的眼神有些呆滯,江波濤笑了,打開自己家門,讓那個人踏著恍惚的步伐走了進去。

  那男人是一個哨兵,也是他這次任務的目標,這男人參加了一個運毒計畫,而他負責的工作就是要問出這詳細的內容。

  將計畫記錄完整之後,他對著對方說:「等等你經過樓下轉角的便利商店時就會醒來,然後想不起你到底跟誰講過這些事情。」

  目送著對方離去,江波濤躺回床,把資訊傳給他們隊長。

  他擅長先融進附近的環境當中,然後藉由套話或者是藉由說出設下關鍵詞進行催眠,在得到自己所需要的資訊之後再回傳,他只負責資訊的探取,後續的部分就交給賀武進行處理。

  這個工作好處在於他可以到處認識人,而且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性,然而缺點就是沒有辦法深入認識人,江波濤第一次  覺得有些可惜,因為他真的覺得呂泊遠做的燉肉真的很好吃。

  隔天他就開始著手處理搬家的事情,呂泊遠剛好到他家來吃晚餐,看著堆疊起來的東西,有些意外的說:「你要搬家了?」

  「是啊,母親召喚要回家。」

  呂泊遠摸摸自己的下巴,「你什麼時候要走?我想說可以再吃一頓燉肉。」

  「後天吧,我要吃燉牛肉!」

  隔天,江波濤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之後就往呂泊遠家過去,注意到桌上擺了四副碗筷。

  「還有誰要一起來嗎?」

  「杜明剛好在,還有個朋友今天臨時說要來,等等應該就到了,你等一會吧。」呂泊遠端上一盤炒得綠油油的青菜,廚房傳來一陣香氣,江波濤坐在座位上等著。

  過了幾分鐘後,呂泊遠將一鍋香噴噴的燉肉端上桌,門鈴此時此刻也響了起來,另外一個房間門被打開,杜明從房間裡走出來。

  聽到呂泊遠喊了一聲「門沒鎖」,江波濤看著杜明的臉想著是否有在哪裡看過這個人,添好飯之後放在餐桌上,門打開的瞬間,寒毛豎起。

  強大的哨兵感應鋪天蓋地的席捲整個房子的空間。

  他看著站在門口那個平靜的人。

  「你為什麼在這裡?」

  「不好意思,我們有件事情想跟你討論一下。」那個人後頭走出來的另外一個人,江波濤才感覺到不妙。

  站在門口的三個人,分別是方明華、吳啟和周澤楷。

  江波濤默默坐在椅子上,其他人也是端坐在椅子上,只有周澤楷默默的拿起筷子開始夾起鍋子裡的肉吃了起來,只是配上的是一旁燙過的水煮蔬菜。

  一邊想著哨兵不是吃一般食物,江波濤不動聲色的仔細觀察著鍋子裡,他之前只是吃得開心,根本沒在看,現在發現都是
一些簡單的藥材下去熬的。

  「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方明華,目前輪迴副隊長。其他人的名字你應該也知道了,比較特殊的是杜明,他是隊長對外的『替身』。」

  杜明長得一張有些娃娃臉的大眾臉,雖然這樣有些失禮,但江波濤真心認為如果他路上跟杜明擦肩而過,可能也想不起來曾經在哪裡看過他。

  周澤楷就不一樣了,這個人除了天生獨厚的身高和臉蛋之外,還附有哨兵獨有的氣場……江波濤轉頭,看著坐在周澤楷身邊的一隻豹,他從來沒看過這種品種的豹。

  牠的毛色比一般的金錢豹更淡,是淡金近乎灰白的毛色,上面也有通樣黑色斑點,牠似乎注意到江波濤的眼神,緩緩站起來,往江波濤方向走過來,粗大的尾巴甩啊甩的。

  「雪豹。」周澤楷似乎已經吃完他的青菜,他抹了嘴之後淡淡的說著,彷彿已經習慣江波濤對於他的精神體型態的意外。

  「呃、嗨。」尷尬的向牠打了招呼,牠看一眼之後在江波濤身邊坐下,把頭擱在陷入僵直狀態的人的大腿上。方明華小小聲的竊笑著,直到注意到周澤楷的眼神才收回自己的笑意。

  「我們其實這次是想跟你談談關於加入輪迴的事情。」

  一邊注意那隻雪豹的動作,江波濤定住心神。

  「加入後我可以得到什麼好處嗎?」

  「相信你也不喜歡什麼為國效力那種熱血過頭的話,不過我們還是來說一些場面話吧,首先我們待遇不錯,然後你可以跟整個國家影響力僅次帝王與總理的人工作。」

  「你可以跟天生哨兵進行聯結,這種機會很少見。」方明華折下手指一一數著,「而且你也不會討厭我們隊長。」

  「這還滿不錯的。」

  「我喜歡跟聰明人講話。」方明華笑著,「最重要的是,我們手上有你想要的資料,等加入後,你就有權限可以調閱。」

  江波濤一瞬間笑容定住,他的眼神變得有些銳利,然而僅有短短幾秒,立刻又恢復笑容滿面的狀態。

  「聽起來我沒有說不的權力。」

  周澤楷看著一瞬間進入備戰狀態的精神體,招了招手,看著雪豹又晃著自己的尾巴往自己方向走回來,在那一秒,他感受到身為天生嚮導能力的幽深程度,跟杜明和方明華的精神銳利度完全不同。

  然而同時他也注意到江波濤身上的波動和他曾經遇到的天生完整嚮導又似乎有些許不同。

  「當然,你可以再考慮一下。」方明華笑著說,然後拿起一旁的空碗,盛一碗清燉牛肉放在江波濤眼前。

  「不用考慮了,我加入。」江波濤拿起筷子,默默的吃起燉肉和川燙青菜,「小呂你忘記加鹽了。」

  「那道菜是隊長的。」呂泊遠小小聲的提醒著,江波濤停燉了幾秒之後,又假裝沒事繼續把它吃完。

  吃完飯,方明華說他的東西都被移走了,明天他們會來接他離開,回到自己的家,整理好的箱子早已被搬光,整個房間只剩下原本的傢俱而已。

  躺在床上,江波濤吁出一口氣。

  不意外輪迴知道他的背景,然而在方明華說出口的那一瞬間,他還是意識到自己的弱點為何。

  閉上眼睛,江波濤一直以來,都沒有十歲前的回憶,據他的父親告知,是因為母親因病逝世對於他的打擊太大,在連續發燒三天昏迷醒來之後,他便忘了所有事情。

  對於以往的回憶,他沒有求知慾望,畢竟那太過久遠,就算對過去記得清楚也對於自己未來發展毫無用武之地,然而最諷刺的是他一直以來汲汲營營想要知道的那些事情,卻也是與過往相關。

  江波濤沒有對於自己母親的任何記憶,只能從父親提供的訊息上知道關於她的事情,他的父親是天生嚮導,母親則為天生不完全嚮導。據他的父親的告知,她是個很溫柔的人,甚至為了安穩的生下他,甚至辭掉了總理秘書的工作,就是為了專心生產。

  然而他出生之後,他的母親的精神力似乎不再像以往的完整,剛開始的症狀沒有很明顯,到江波濤八歲的時候會出現恍惚的狀態,他的父親則是因為工作而忽略了這件事情。

  說到他的父親,江波濤心底就泛起一股酸楚。

  他的母親原本為總理的秘書,他的父親是一個軍團的團長。

  當時輪迴還沒有成立,總理底下有三的大型軍團,一個為哨兵、嚮導混合的微草軍團,一個為全哨兵的嘉世軍團,最後一個是他父親所帶領的軍團──那個軍團的名字已經泯滅在歷史塵埃之中,因為總理下令把該軍團的所有事情消滅,就連名字都是禁忌般的連提起都不行。

  他的父親的榮譽感相當重,這件事情導致他的父親精神上受到相當大的打擊,染上重病,拖不到三年就去世了。

  然而他父親被革職、軍團解散的事情,卻被列入機密資料當中,江波濤有私底下託過他認識的許斌去調閱資料,許斌則是回復這件案件必須要直屬軍團以上才能調閱。

  直屬軍團以上只有總理、帝王,以及輪迴。

  方明華知道他要的是什麼,而且輪迴給得起。

  隔天,江波濤一大早就起床,他吃完早餐之後掏出自己的手機,掏出理面的SIM卡,折斷。

  把手機放在桌上,他孓然一身的走下樓,看見一輛黑色的汽車在下面等著,呂泊遠站在車邊等著,而周澤楷坐在車上等他。

  江波濤坐上車,車子緩緩駛動著。

  看著趴在一旁休息的雪豹,江波濤往旁邊一看,一隻雪狐動了動耳朵,往雪豹方向移動過去,然後玩起人家的尾巴。

  雪豹只看了一眼,就放任對方玩著,最後雪狐窩在雪豹身邊,還抱著人家的尾巴。

  ……給你主人留點顏面啊。

  周澤楷有點好奇的看著牠們的互動,直到最後時忍不住笑出聲,江波濤才低低說了一聲:「小周。」

  注意到周澤楷看過來的眼神,江波濤抓抓自己的頭,「我幫牠取得名字。」

  周澤楷搖搖頭,表示自己並不是特別在意,江波濤想起當時他也是一口一個小周的喊著對方,一邊想著應該要幫自家的精神嚮導改名了。

  難道要叫小小周嗎?這樣感覺好不正經。

  在他胡思亂想當中,車輛已經駛進了帝國城內部當中,江波濤第一次進到這裡,他就讀的嚮導專門學校是在城的外圍,城的最內部是帝王居所、總理居所和招待賓客所館以及行政中心,還有兩棟規輪迴所有的樓。

  他們先帶著江波濤到實驗室裡,方明華已經在裡面等待他們了。

  「今天先進行初次連結,我們必須知道你和隊長的聯結率會到多少。」方明華笑笑的說著,江波濤乖乖的坐上準備好的位置,周澤楷也坐好。方明華和杜明在他們兩個人的頭上貼了一些貼片,確定貼好之後,他們兩個人就離開了房間。

  「小周,還請多多指教啦。」

  周澤楷點點頭,江波濤看著對方的雙眼,然後閉上雙眼。

  他可以感受到附近有很多屬於哨兵、嚮導或是一般人的精神,他試圖聯結上周澤楷的精神,先是看到一片深藍色的螢幕。

  「小周,你的精神屏障必須先打開。」皺起眉,江波濤說完這句話時,他看到藍色的螢幕慢慢溶解,然後他看見一片雪白色。

  不太意外他會看到一片雪景,因為精神場景和精神體一定會有相關連性。

  「江。」

  「小周。」看著身邊的人和對方身旁的雪豹,江波濤打了聲招呼,「這裡挺美的。」

  「謝謝。」周澤楷笑著說,而旁邊的雪豹則是搖晃了一下尾巴。

  「好了,這樣數據應該已經出來了,第一次聯結我先不要待太久。」江波濤說完就讓自己離開周澤楷的精神當中,在他離開之後,雪地上莫名冒出一朵花。

  周澤楷盯著那朵花,看了一眼還在旁邊跟他對看的雪豹。

  「躁進。」

  雪豹歪了一下頭,然後緩緩走遠。

  江波濤讓杜明把他頭上的貼片拿下,緩緩走到外面。

  「你們讓我太意外了。」方明華比著電腦上面顯示的數據,一臉似笑非笑的看向一臉莫名奇妙的江波濤。

  江波濤湊上去一看,笑容也凝結了。

  89.5%

  這是他們聯結性以及同步性計算出來的統計數值。

  江波濤知道這個數字代表的意義,若是未完成肉體聯結的哨兵和嚮導,基本上不會到達90%以上,但是這個數字……會不會是周澤楷本身……

  「順帶一提,我跟杜明去聯結出來的數字從來沒有超過40%。」

  方明華知道對方可能會想到什麼,便忍不住補上了這句。

<<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03 | 主頁 |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01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