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流哨兵嚮導設定(江波濤-嚮導x周澤楷-哨兵)

*因劇情需要會有自創角,若有不適,閱讀時請留意~

===================================   夜半的腳步聲相當突兀,他刻意放輕腳步,走到一個房間面前。
  轉動著手把,卻發現打不開。
  敲敲門,卻還是沒有人回應。
  看著底下傳來的燈光,有些好奇的趴在地上,從那細縫往裡頭看去──

  滴滴滴滴滴──

  江波濤睜開眼睛,按了按有些隱隱作疼的額角,關掉鬧鐘,他看著上面寫著下午三時十五分,下了床,伸個懶腰之後梳洗一番,戴上一個黑色皮繩的頸鍊,戴上一副眼鏡,緩緩的走到樓下。

  笑笑著和附近的大媽打招呼,然後買好早餐之後回到自己的住所,一邊滑動手機一邊吃著早餐,角落的電視機撥放著新聞,說著某家餐廳被一群哨兵組成的搶劫集團洗劫一空。

  江波濤抓抓自己後頸,看一眼上頭的店家錄影像,然後低頭繼續玩手機。

  無所事事待到晚上六點多,他換上一件藍色格紋襯衫,在鏡子前頭把頭髮抓一抓,再次戴上眼鏡之後往樓下走去。

  拐進了小巷子裡面,看著霓虹燈光閃爍著,深呼吸,然後舉步進入。
一打開裡面那扇門,鋼琴聲音流瀉出來,他坐在角落,跟酒保打聲招呼。

  「方哥。」

  「小江,你又來了?」當江波濤第三天光顧時,知道酒保叫作方明華,角落那邊有個服務生叫作吳啟。

  「啤酒就好,謝謝。」他笑著說,邊喝酒邊看著周邊的人。

  一個、兩個、三個……三個,他在手機上敲了三個點,然後繼續喝著啤酒。

  此時此刻,酒吧的門被打開,一名男子走進來,他身上穿了一件漆黑的長大衣,將外套脫下後放在江波濤旁邊的位子,男子則是坐上了再旁邊的位子上。

  「喝什麼。」

  男子沉默幾秒,看了一眼江波濤桌上那杯黃澄澄的液體,然後看向酒保。

  方明華微笑著,歪頭。

  「呃、我想給他一杯啤酒就可以了。」看著脈脈兩無語的狀況,江波濤忍不住開口,男子看了他一眼,他則是在這眼中發現到這男子長得相當好看,大概是他看過的人當中算是相當優質的。

  「你的眼睛,很漂亮。」純黑到如同黑曜石一般的雙眼,江波濤笑著開口說,然後舉杯,「我是江波濤。」

  「周……」男子也學他舉起酒杯,只是後面聲音被一群女孩子尖銳的笑聲遮掩過去,江波濤笑了笑,「叫你小周好嗎?」

  看著對方點點頭,江波濤開口:「很高興認識你,小周。」

  江波濤沒有說出口的是其實他也認識一個小周,不過那不是人。

  是他的精神嚮導。

  在這個進步的社會裡,在五歲以前可以判定是不是哨兵,在十歲的時候可以判定這人是不是嚮導,在十二、三歲時,就可以完全判定這人到底是不是先天哨兵或嚮導,或者只是天生不完整哨兵或嚮導。

  連續三天,江波濤都發現那名男子也會出現,他會比自己早些到,然後坐在自己最喜歡的角落位置。

  江波濤在酒吧的時間也不是只有跟那人聊天而已,戴著眼鏡的江波濤看起來有些文書範兒,臉上又總是掛著微笑,三不五時就和幾個男男女女聊起天來。

  然而那個人不太一樣,江波濤發現和對方聊天是開心的,雖然總是被方明華吐槽說根本只有一個人講話還能成立對話真是世界奇觀,但是看著對方微笑時,總是感到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又過了幾天,江波濤也漸漸發現酒吧裡面聚集了越來越多人,大家一邊喝酒一邊大聲聊天著。

  這一天,那個人比自己早到,他就坐在角落,眼前放了一杯水果味氣泡酒。

  「小周,這裡今天特別熱鬧啊。」

  那個人點點頭,推了一杯戴有淡淡粉紅色的氣泡酒到江波濤眼前,說了聲謝謝,喝下一小口,是水蜜桃氣泡酒。

  江波濤一邊講著話,一邊喝下那人推來的酒。

  「小周,我說我們已經講了這麼多天話了,我是真的很想問你……」江波濤感覺到頭有些暈,想著大概是喝多了吧,一面撐著自己的臉頰,「你是幹哪一行的啊?」

  他看見對方原本要喝酒的手頓了一下,才聽到低低的一聲,「警察。」

  「這麼巧……」江波濤感覺到後面的喧鬧聲越來越大,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絲毫不在乎的嘿嘿笑了兩聲,「我是個專門做壞事的。」

  在想要昏睡的前一秒,江波濤看見對方嘴角彎了彎,笑著說──

  「知道。」


  小男孩站在長廊上,看著無盡的黑暗。
  那裡好像什麼都沒有,直到看到了──


  江波濤睜開眼睛,覺得頭有點痛,撿起被自己睡著時脫下而丟在地上的衣褲,然後穿起家居服。

  回頭,他看見一坨雪白色毛茸茸的東西窩在床角,沒好氣的笑了,「小周,別裝了。」

  那是一隻雪狐,牠抖了抖耳朵,一臉很無辜的看著江波濤。

  當江波濤睡下時,精神嚮導還是醒著,等他起床時,精神嚮導會將他睡著時發生的事情聯結給主人知道,所以他一邊刷牙一邊觀看著昨天他昏睡過後的事情,順道紀錄下他需要的資訊。

  他看見那個人等自己趴在櫃台時,緩緩轉頭,看著後方有些鼓譟的情緒。

  江波濤認得後面那些人,他在前幾天在電視上才看到他們的臉,那是一群哨兵犯罪集團,看來他們盯上了他身旁的人。

  他看見那個人從身後抽出兩把槍,下一秒,槍響大作。

  ……他以為這個人是個普通人,結果是個哨兵。還在慶幸著自己沒有酒後亂性的江波濤一邊吃著烤吐司一邊繼續在神識內
觀看著。

  「一槍穿雲,去死!」江波濤聽著一名哨兵怒吼著,原來對方的代號就是一槍穿雲。

  最後清理完整家店之後,周澤楷背起還在睡的江波濤,一步步緩緩像似很熟悉的回到自己住所。

  連這個住所都被知道,看來又要換一個地方了。

  然後他看見自己醒來,開始亂親周澤楷的畫面,抹了一把臉,忍不住咒罵著哨兵和嚮導之間的絕對吸引力。

  他在手機上打著「失敗」,過兩秒之後有人回傳「撤」,江波濤環顧了一眼附近,吁出一口氣。

  虧他滿喜歡樓下大媽賣的肉包,居然要走了。

  換了一個新家,江波濤伸個懶腰,躺在床上,雪狐緩緩走過來,窩在他的胸口上頭。

  莫名又想起那個男人。

  他後來查了一下資料庫,一槍穿雲──本名周澤楷,隸屬輪迴,那種特務系統的人和他們的交集一點也不大。

  江波濤目前隸屬在賀武,那是一個小型的民兵團體,他負責蒐集資料和販售資料的部分,直白來說,就是個間諜。

  這個國家的最高權責單位是帝王,然而權力近乎架空,大概就是表面上尊重帝王的主意,帝王依然可以凝聚人心,然而實際權力都掌握在總理的手上。

  而輪迴的位置介於帝王與總理之間,那是隸屬於「國家」的特務單位,他們會聽從帝王和總理的命令。當帝王與總理命令相互牴觸時,輪迴可以自行決定並著手處理──這是上一任帝王的遺令。

  一邊按著手機,看到網站上的周澤楷的照片,跟那個人長相完全不一樣,而且看起來應該就是個普通人,看來應該只是替身而已。

  他看著接下來的任務,輕輕嘆了一口氣。此時此刻雪狐抬起頭,然後移動到他的頸窩邊,繼續團縮著,江波濤勾勾嘴角。

  或許這輩子再也不會見到那個人和那雙好看的眼了。

  「我應該跟他來個一夜情之類的,天生哨兵已經夠少了,還是輪迴的隊長。」江波濤隱約想起當時那人柔軟的雙唇以及體溫,喃喃自語的有點小感嘆。

  軍方一度有打算將哨兵和嚮導分級,結果最後發現天生哨兵和天生嚮導都是所謂的S級,所以最後他們也只是區分天生不完整哨兵嚮導和後天哨兵嚮導的等級,不過因為天生哨兵數量相當少,所以對於作業上來說也不會造成困擾,畢竟當時會做區分也是因為越強的哨兵越容易過度迷失在精神洪流之中。

  據江波濤所知,目前檯面上的天生哨兵只有前嘉世軍團團長葉秋、現嘉世軍團團長孫翔、微草軍團團長王杰希、霸圖傭兵團團長韓文清,以及輪迴隊長周澤楷。

  另外,根據江波濤手上的消息顯示葉秋過於神秘,就連他身邊有沒有嚮導都是個謎,孫翔是由隊內兩位天生不完整嚮導進行牽引,王杰希身邊的首席醫官方士謙以及副團長許斌則為天生嚮導,韓文清的副手張新傑為天生嚮導,而周澤楷是一直傳出沒有嚮導可以進行連接和牽引。

  大概就是沒有人理解的孤獨吧。江波濤翻個身,緩緩閉上眼睛。

<< [江周][哨兵嚮導]片刻永恆-02 | 主頁 | [王方][哨兵嚮導]再見-02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