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全職ONLY無料,感謝把他們帶回家的各位~

------------------------------

  周澤楷有一個玻璃罐,裡面疊了好幾隻小紙鶴。

  其實周澤楷的手很巧,小時候被母親教了如何摺紙鶴之後,每次當他有什麼想法的時候,便會拿出紙張,寫下一些字,然後摺成紙鶴丟進玻璃罐裡頭。

  那大多數都是一些小小的願望或者是一些隨手記下的小事情,例如隔壁班的女同學和他告白了,但在他說了對不起之後就哭著跑走了;又例如明天第一次上場比賽,希望有個好成績;再或者是輪迴,冠軍……諸如此類的文字。

  在他的家裡還有兩大罐的紙鶴,明白或許在他人的眼底看起來這種行為很奇怪,所以周澤楷都沒有讓家人以外的人知道這件事情。

  第五賽季,他被稱為萬丈光芒的新星站到榮耀職業的舞台上。

  能得到這樣的稱呼他有點開心,然而戰隊裡頭,他的參予,一些問題也浮出檯面。看到對手的團體裡頭有空檔,周澤楷下意識就往前衝,等到回頭時才發現他的隊員因為弄不清楚他的想法,而無法在瞬間調整整個隊伍的戰術和走位。

  這讓他有些沮喪。

  雖然外在沒有什麼表現出來,但那一段時間的周澤楷很不開心,正確來說,很難開心。

  他總是拿著紙和筆,什麼都寫不出來……最後決定還是把東西收起來。

  周澤楷撐著傘,那一陣子S市很常下雨,雨滴拍在傘面上,滴答、滴答。

  看著路上周邊的人兩個兩個走在一起,相談甚歡的畫面,他莫名覺得其實有個可以了解自己的人,真好。

  站在路邊,周澤楷看著自己的倒影,努力扯出微笑。

  卻依然掩蓋不了他落下眼淚的畫面。

  當天的紙張上,周澤楷寫了幾句話,又摺成一個小小的紙鶴,丟進玻璃罐裡頭。

  趴在桌面上,他看著罐子裡頭已經積了一半的小紙鶴堆,碰了碰玻璃冰冷的表面,吸了吸鼻子,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

  還是希望,如果真的可以心想事成就好了呢。

  時間又這樣溜著走,周澤楷依然是練習、比賽、復盤、練習……他的生活還是一成不變的,很快的,來到第六賽季的夏季轉窗會的時間。

  他記得很清楚,那一天,他正坐在茶水間裡頭,邊吃著冰鎮好的西瓜邊玩手機,突然經理走了進來,「周隊,你在這啊?」

  有點疑惑的看著經理和後面的人,他似乎對對方那張笑得人畜無害的臉有些印象,卻又說不出來對方的名字。

  「我記得隊長的房間還有一個床位?」經理問著,周澤楷點點頭。輪迴的宿舍都是雙人房為主,就算隊長和副隊長也是沒有例外的。

「那讓小江和你一起住可以吧?」

  歪了歪頭,呆呆的看著經理身後的那張臉,還是想不起對方的名字。

  江?

  「你好,我是江波濤。」伸出手,那人笑得相當的親切,周澤楷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想起了他是那個從賀武戰隊轉來的魔劍士,前陣子也聽說戰隊有計劃開始在籌畫新的魔劍士角色。

  經理帶著江波濤一起往宿舍的方向走,周澤楷默默的跟在後面,想著應該沒有亂丟什麼內衣褲之類的吧……

  經理表示他還有事情,訓練房就拜託隊長帶他去了,跟經理說了聲謝謝之後,江波濤環顧著房間,對著乾乾站在門口的周澤楷笑了笑。

  周澤楷突然很想衝過去,因為他昨天摺完小紙鶴丟進罐子之後,居然忘記把罐子收起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周澤楷就是不想被那個總是笑咪咪的江波濤認為是個怪人。

  「隊長,這是你的嗎?」

  慘了。

  江波濤看了看,沒有露出周澤楷預想的表情,反而是笑著問他:「隊長會摺紙鶴?」

  周澤楷點點頭。

  「好厲害,我都摺不出來的說。」江波濤戳了戳玻璃罐,「隊長下次教我可以嗎?」

  周澤楷愣了愣,點點頭。

  莫名的,有點開心。

  江波濤很快就融入了輪迴戰隊裡頭,不論是對前輩還是工作人員,他永遠是好好先生的樣子,很自然的就進入了整個環境。

  周澤楷在一旁看著江波濤和大家都很好的感覺,其實有一點點的羨慕。

  但是只要他有一點點這種想法,下一秒江波濤就會跟他說話,問問他怎麼了。

  順帶一提,江波濤之前在跟他聊天的時候說到隊長這個稱呼似乎有點疏遠,周澤楷表示方明華是前輩,他是叫自己小周的。

  「那我也可以喊小周嗎?」趴在床上,江波濤笑著問。

  看著江波濤帶有溫暖笑意的雙眼,周澤楷點點頭,心跳加快了不少。下一秒,他覺得自己有點糟糕,居然會對自己的隊員心跳加速,而且對方還是個男孩子。

  那一天,他在紙上寫了「怎麼辦?」之後摺一摺,丟進罐子裡頭。

  因為江波濤不排斥他的小習慣,所以他就把罐子堂而皇之的放在桌子上,三不五時還是會增加裡面的小紙鶴。

  隔天,周澤楷私底下跑去找了方明華,畢竟當時的方明華才剛結婚,應該是可以給他一點實質上的建議,他隱瞞了對象是江波濤這件事情,有點結結巴巴的把事情大概講述了一下。

  方明華花了一陣子組織了一下這人的話,然後皺起眉毛,「小周你想和對方處對象啊?」

  周澤楷瞪大了眼睛。

  他,跟江波濤處對象?

  「因為你這樣感覺是對那個人有些好感,不論是哪種情感,總是正面的。」拍拍對方的肩膀,「如果真的想要處對象,就好好把握不要蹉跎啊。」

  周澤楷點點頭,十分認真的把這句話記住了。

  只是當他看到江波濤的雙眼和笑容,那個「想要好好把握時間」的豪氣萬千氣勢瞬間還是變得有些彆扭了起來。

  過了幾天,他在吃飯時間又跑去找方明華,問了要如何確認到底是不是喜歡對方。

  方明華皺皺眉頭,邊咀嚼著邊思考著這個問題,吞下之後才開口:「先這樣,你先想想對方的十個優點。」

  周澤楷伸出十指手指頭,認真的折起一根根手指,人很好、玩榮耀玩得不錯、笑起來很好看、不會笑他的小習慣……等到兩個攤開手掌已經蜷起成為兩個拳頭時,方明華又問:「那請找出他的十個缺點。」

  他看著自己攤開的手掌,思考了很久,抬頭看著方明華,「沒有。」

  方明華沉默了一下,露出一個過來人的笑容,開口說:「恭喜你啊。」

  當周澤楷還摸不著頭緒時,身旁傳來了熟悉的聲音,「你們在聊什麼呀?」

  頓了頓,周澤楷默默開始扒飯,聽見旁邊的椅子被拉開的聲音,旁邊有人坐下,方明華笑得很神秘,「小江,偷偷跟你說個秘密。」

  「秘密?」

  他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來不及阻止,方明華就開口了──

  「小周啊,似乎喜歡上哪個人了。」

  「哇,這我真的不知道呢,小周要聊聊嗎?」

  周澤楷搖搖頭,繼續吃著自己的午餐,雖然外表還是很淡定的模樣,但是有種心臟已經快要從喉嚨裡頭跳出來的錯覺。

  那一天,他在紙張上寫下「喜歡江?」然後動作停滯了將近一分鐘,才又提筆在下一行寫下「喜歡」。

  當意識到自己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都會多多注意對方一點,然後希望自己不好的那一面不要出現在對方的面前。

  「小周,我跟你說……」

  點點頭,卻不敢看江波濤的雙眼,深怕一個不小心就透漏出什麼,說完了一件事情,聽見江波濤忍不住嘆出一口氣。

  周澤楷一個緊張,難道被發現了什麼?

  「小周有什麼煩惱嗎?」

  周澤楷愣住了,又聽見江波濤的聲音:「我知道小周有喜歡的人,所以想要探人隱私讓你感到不舒服了。」

  「不……」

  在江波濤很認真很專注的眼神底下,周澤楷提起勇氣,深呼吸,緩緩開口:「其實,我喜歡……」

  滴滴滴──

  兩個人同時被嚇了一跳,江波濤說了一聲抱歉之後,把自己的手機接起,走到比較遠一些的角落邊開始講電話。

  周澤楷有些氣餒,把自己捲進被子裡頭,然後悶悶的說:「你。」



  第七賽季開始,第一輪結束之後,他和江波濤必須要參加記者會。雖然周澤楷被戲稱為記者殺手,但是江波濤是具有截然不同的表現,在記者面前侃侃而談,而且也不會怯場或者是講過頭,戰隊發現了他具有這項技能之後,便會常常讓江波濤在記者會上出面。

  坐在台上,被問到這一次輪迴戰隊的目標時,江波濤微笑的回答:「當然是冠軍。」

  底下竊竊私語著,畢竟輪迴戰隊雖然在第六賽季亦有打進季後賽,但是這一次居然直接開口說目標是冠軍,是否有點好高騖遠了?

  「每個戰隊的目標都是冠軍,輪迴當然也是以冠軍為目標的。」江波濤又開口說出這句話,下面騷動的聲音漸漸變小,直到又有人舉手,打算要問隊長的意見。

  「嗯……」周澤楷嗯了好幾秒鐘之後,認真的點點頭,「冠軍。」

  他決定了,如果這個賽季得到冠軍,他一定要告訴他那句話。

很可惜的是,輪迴在第七賽季中最後是在四強止步。

  看著正在收拾行李的江波濤,周澤楷有些悶悶不樂,因為他的父母這個夏天跑去歐洲遊玩了,所以他也沒有決定到底要去哪裡度過這個夏休期。

  他默默拿起一張紙,寫了幾個字之後,摺成小小的紙鶴,走近江波濤身邊。

  「給。」

  「謝謝小周。」江波濤愣了愣,微笑著收下,緩緩拖著行李箱走到房門口,「那我先走了,拜拜。」

  揮揮手,目送江波濤離開。

  周澤楷躺在床上,後來決定跑去S市的一些商場逛逛,想著現在放在宿舍的那個玻璃罐也快裝滿了,他在籃子裡面放進了一個玻璃罐,然後又放進了一個。無意間看到了一種新款式的色紙覺得滿不錯的又放了進去,無所事事的緩緩在商場價裡穿梭著、逛著。

  提著購物袋,他進了一家巷子裡頭的餐廳,吃著飯邊刷著微博,剛好刷到一條江波濤拍了自己比了V的手,寫著「回到家啦」。

  周澤楷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該回什麼,最後他拍了只喝了兩口的飲料,寫了句「一個人」之後就上傳上去。

  過沒多久,手機震動。

  周澤楷滑開一槍穿雲和無浪背靠背站在一起的解鎖屏幕,看了一眼內容後笑了笑,低頭繼續吃完他的飯。



  江波濤V:這麼巧,我也是一個人//周澤楷V:一個人



  過了幾天之後,周澤楷帶著目前在宿舍的玻璃罐回家,先坐了公交車,然後下車之後慢慢走著,卻發現自己家附近開了一家新的榮耀周邊店。

  畢竟是S市的周邊店,玻璃櫥窗裡掛滿了輪迴戰隊的周邊,周澤楷走進去,裡頭正好播放著戰隊的宣傳影片。站在那邊看完了宣傳片之後,發現了擺在角落的手辦展示區。

  擺在最上面那層的,當然是一槍穿雲的手辦,他在宿舍的桌上也有一隻一模一樣的,下面那層擺著的正是無浪的手辦,他默默走到旁邊,拿了一個新的手辦盒裝,然後默默的走去結帳。

  「小伙子,是輪迴粉啊?」老闆是個中年人,笑呵呵的幫他刷條碼結帳,還找了一個帶子幫周澤楷裝起來,「我兒子也是輪迴鐵桿粉,老是嚷著以後要加入戰隊。」

  周澤楷點點頭,慶幸自己此時戴了口罩出門,不然被認出來了還有點糗呢。

  結帳完畢之後,他拎著提袋走出門,過了兩個街口之後就回到自己的家。

  發現到客廳的展示櫃上,除了自己當初的獎狀之外,多了一個一槍穿雲的手辦。

  想著應該是他的母親買的,想著下次直接帶回來好了,這樣就不用另外花錢買了……看向手上剛剛買下的無浪的手辦,他抓抓自己的臉,拆封之後,小心翼翼的擺進展示櫃裡頭。

  兩個人背對著背站著,周澤楷笑了笑,走回自己的房間,把自己包包裡頭的玻璃罐先放在櫃子裡頭,看著四大罐的小紙鶴,周澤楷拿起手機拍了照片,然後傳給江波濤。

  過沒多久,江波濤就回他:「如此壯觀!隊長回家了?」

  回了「是」之後,最後看到江波濤告訴他可能會提早回去宿舍之後的話,周澤楷回應之後便躺回自己的床上,刷起微博。

  然後他看見官方放出了之前記者會的照片,他、江波濤跟方明華一起坐在台上,看著江波濤的微笑,周澤楷默默儲存了照片,然後繼續刷起微博。

  刷完之後卻又看到江波濤轉了一張照片,似乎是粉絲拍到的,場景應該是在機場,他們拖著行李箱,江波濤站在周澤楷身邊,正笑著在跟他說話,而他側過頭、露出微笑的畫面。

  江波濤轉了,也只說了句「把隊長的腿拍起來真長」,周澤楷似乎也想不太起來他們當時在聊什麼了,看著照片裡頭有些陌生的自己,周澤楷認真思索著。

  原來自己站在江波濤身邊的時候,都是露出這種表情。

  下一秒,他發現自己已經把照片設成桌布了。

  他花了三秒的時間想著自己這樣會不會太過變態了,卻又想著不會有人拿他的手機去用,不會發現的,就把手機收起來了。

  在自己家裡住了幾天之後,周澤楷背著裝有簡單的衣物行李回到輪迴戰隊的宿舍裡頭,在抽屜發現了電影票才想起來前陣子杜明給了他電影票,說是買一送一的,他找不到人就隨機塞給同樣是單身團的人。

  想著這也快要過期了,不如今天去看吧。

  把票塞進錢包裡頭,戴上口罩,拿著皮夾和錢包就出門了。

  來到距離公車站才三站的劇院裡,或許是因為非假日的原因,所以裡頭也沒有很多人,周澤楷自己一個人換了爆米花和可樂,坐進了位子裡頭。

  電影的故事很簡單,講的是一個在音樂學院發生的故事,一個成績很好,主修鋼琴的少女和一個成績不算好,主修中提琴的男孩子認識了。少女喜歡上男孩,男孩卻暗戀著另外一個女孩。

  他們報名參加了一個合奏比賽,男孩本想著把這場比賽結束後要跟那個女孩告白,無意間卻知道了少女其實喜歡他的事情,兩個人狠狠吵了一個架,男孩便離開了。

  在比賽當天,男孩一直沒有出現,少女孤伶伶的一個人坐在鋼琴前面,就當他要被宣布放棄的時候,男孩出現了。

  最後他們只拿到第三名,當少女笑著說「你快帶著這奇蹟般的第三名獎杯去找她吧」時,男孩卻抱住少女,說著:「你才是我的奇蹟」。

  電影播放結束,周澤楷手上的爆米花還剩下三分之一,他最後還是把冷掉的爆米花給丟了,打算回去宿舍,卻發現外頭正在下雨。

  抓抓頭,他走到附近的咖啡廳裡頭,點了一杯飲料,打算等雨小一點再回去。

  坐在窗邊的位子上,他掏出手機,拍了一張窗外還在下雨的照片,傳到微博上,順便寫了個「等」。

  有點無聊,周澤楷刷完微博之後,邊玩著手機的小遊戲邊等著,看著窗外的雨滴滴答答不斷下著,也有點擔心如果雨停不了,難道要淋著雨跑去搭公交車嗎?

  放下手機,他喝了一口剛剛點的紅茶,想起了剛剛的電影。

  奇蹟嗎?

  奇蹟總是在人陷入絕望的時候才會祈求發生的,但是對周澤楷來說,這世界上似乎沒有什麼奇蹟般的事情,在比賽當中,奇蹟大概就是團體賽中一挑三還挑贏的狀況吧?

  邊思考邊喝著飲料,輕輕的笑了。

  不過如果現在江波濤出現在他面前,那大概也是一種奇蹟吧……

  叩叩。

  周澤楷轉過頭,發現窗外站了一個戴著口罩的人,露出的一雙眼笑瞇瞇的正對著他,還揚了揚手上的傘。

  拿起自己的手機和錢包走出門,那個人站在原地,笑嘻嘻的說著:「小周,我來送傘啦。」

  「怎麼……」

  笑著揚揚自己的手機,「剛回到宿舍就開始下雨,過沒多久就看到你的微博了。」

  下一秒,江波濤輕咳了幾聲,「那啥,很抱歉……」

  周澤楷有點僵硬,還想著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回家的時候,不小心被小表弟拆掉隊長送的那個紙鶴。」江波濤抓了抓自己的臉,耳尖莫名的有些紅了起來。

  停頓一下,周澤楷也莫名的臉上感到有些熱了起來。

  「所以我只帶了一把傘過來,應該沒關係吧?」

  周澤楷搖搖頭,默默的接過傘,撐了起來,兩個人一起走去坐公交車,然後回到輪迴的宿舍。

  一路上,周澤楷莫名覺得其實下雨也不錯,兩個人可以同撐一把傘,雖然肩膀上有點被雨淋到,但是兩個人這樣並肩走著的感覺,真好。

  一回去,江波濤就從錢包拿出一張拆開,顯得有些皺皺的紙,「小周可以幫我摺回去嗎?你知道的……我不太會摺紙鶴。」

  周澤楷收下紙張,搖搖頭,「新的。」

  坐到桌邊,抽出一張紙,拿起筆在上面寫了幾個字之後,又摺成一個小小的紙鶴。站起身,手還有些顫抖著交到江波濤的掌心上,有些害羞的笑了笑。

  江波濤放下紙鶴,伸出手,握住周澤楷的手,臉微微紅著:「我……我也喜歡小周喔。」

  周澤楷忍不住伸出手,把江波濤攬進自己懷中。看向擱在桌子上那張攤開的,寫著「喜歡你」的紙張,想著其實也沒有覺得這麼早就會被拆開,只能說遇上江波濤,一切可能都成為了奇蹟。



  過了幾個月後,當江波濤學會如何摺紙鶴之後,他趁著周澤楷去洗澡的時候,偷偷把周澤楷給他的那個紙鶴拆開來看,愣住幾秒,他笑著把它摺回去。

  當周澤楷走出浴室,看著江波濤正躺在他的床上,笑嘻嘻的看著他時,有點困惑的走到床邊,下一秒就被江波濤拉著坐在床上。

  「小周啊,我覺得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講清楚。」

  周澤楷認真的點點頭,專注聽著。

  「能進到輪迴,我覺得非常的開心,真的。」

  周澤楷聽著聽著,似乎覺得這是一個不怎好的開頭,有些擔心了起來。

  「我才不是什麼奇蹟呢,相反的,小周本身才是我的奇蹟。」江波濤笑得有點靦腆,周澤楷看著桌上擺著的那個有些歪斜的紙鶴,立刻意會到是什麼事情。他伸手握住江波濤的手,兩個人笑得跟傻子沒什麼兩樣。

  奇蹟總是在人陷入絕望的時候才會祈求發生的,然而在他們走過沒有對方的漫漫長路,穿過一切喜怒哀樂,直到遇到彼此之後,他們才明白--自己所遇見的是奇蹟。



  ──你,就是我的奇蹟。


---END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 [葉藍][哨兵嚮導]微曦(R18)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